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热销推荐

他和她

时间:2019/12/2 11:15:09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沿着楼房的水管爬到K座四楼,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,从四楼再进入没关严窗户的厨房间,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。这是凌晨三点,万籁俱寂。他双脚在四楼厨房轻轻落地,此时,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跳。他手中的小电筒闪着微弱的光,视线所及,高档家具、名人字画一应俱全。果然是一个大户人家,他窃喜,这几天的...
沿着楼房的水管爬到K座四楼,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,从四楼再进入没关严窗户的厨房间,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。

这是凌晨三点,万籁俱寂。他双脚在四楼厨房轻轻落地,此时,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跳。他手中的小电筒闪着微弱的光,视线所及,高级家具、名人书画一应俱全。果真是一个大户人家,他窃喜,这几天的功课没白做。

他进了书房,从博古架上取下几件顺眼的瓷器拽入随身携带的挎包;又在书柜下面的抽屉里发清楚明了几卷画轴。摸摸质地,应该有些年代了,也收入囊中。

大户人家少不了藏有一些金银玉器,这些物什大都藏在卧室的保险箱里。

他轻轻推开一间卧室的门,里边没人住:用手中的小电筒照了又照,没有保险箱的影子,他胆子大起来,旋即转进另一间卧室。小电筒首先照亮的是一张床,继而他大惊失神,床上竟然躺着一小我,他迅速退了出来,并急速折向厨房。就在他的脚跨上窗台准备逃走时,他收住了脚步,回头听那间卧室里没有任何动静。

他想了想,再次轻手轻脚地接近那间卧室,用小电筒的余光,他看见床上确实躺着一小我,只是这小我被绳子绑在了床上,而且嘴巴上粘贴着几层封箱胶带。

这是怎么回事啊?据他掌握的情况,这家至少有两天没有人进出。他愣在卧室门口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按照以往的行事作风,他只窃财,害命之事毫不沾手。也许犹豫了两分钟,他硬着头皮进了卧室,想看看床上的那小我是死是活。

有动静,是微微的挣扎。而且是个女人,一个年轻的女人,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充满了乞求。

他有些犹豫,救这个女人照样不救呢?救,他的行为势必就此败露;可假如不救,这个女人也许就这样了却了。再三思忖之后,他开了卧室的灯,撕掉了她嘴巴上的胶带,并给她松了绑。

两滴硕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涌了出来。她很虚弱,说不出话来,用眼神盯着床头柜上的一只杯子,他知道她要喝水,立时给她倒了一杯凉白开。他又折去厨房打开冰箱,发明只剩下两片面包,立时掏出来递给了她。

待她缓过劲儿来,他把犹疑不解的眼神儿投向了她。

她的眼泪又下来了。

他问:“是谁把你绑起来的?”

她说:“是这套房子的男主人。”

他说:“那你是”

她说:“我是这套房子的女主人。”

他说:“是你老公干的?”

她说:“他不是我老公,我是他包养的。”

他说: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”

她说:“我发清楚明了他的秘密。”

他说:“什么秘密啊?”

她说:“他贩毒。”

他大骇,说:“什么?这房子的男主人是毒商人?”

她说:“是的,他把我绑上后,说两个礼拜回来给我收尸。”

他说:“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?”

她说:“我要去报案,把那个毒商人绳之以法。”

听到“报案”两个字,他的心一紧,此地弗成久留。做了一件好事,就把自己搭进去,那太不值了。他把挎包中的瓷器和书画物归原处,不顾她的叫唤,促出了门。尽管空手而归,他认为一点儿也不后悔,甚至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。

这种感到使他脚步轻快,初夏的夜风吹在脸上,像儿时妈妈抚摩他的手。他想家了,离家已经两年了,如今一事无成,应该找点儿正经事做做,偷鸡摸狗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啊。

半个月今后的一天,早上七点钟,一阵敲门声急促地响起,他起身开了门,站在面前的是警察和她。他傻眼了。他乖乖呆立一旁,主动伸出双手,等待警察亮出手铐。

警察笑了,对她说:“是他吧?”

她连连点头,说:“是的,是的。”

警察说:“她立了大功,贩毒集团被一网打尽,当然功劳也有你的一份。”说完,警察一回身,走了。

他和她四目相对,久久无言。两天后,他和她登上了南下的列车,去广东的一座小城打工。一年后,他和她娶亲了,过了九个月,她生下一个男孩,他给儿子取名“救生”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我玩,故我在北京pk10网上投注开户
相关评论
北京冰河再现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一直以“品质保证、服务专业、顾客满意”为经营宗旨,以“求仁为大、求利为小、真正服务为人民”为经营理念,开拓进取,务实创新。

京ICP备09001215号-1